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RainIce的博客

感情败给了距离,距离败给了时间,我们败给了现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Virgo 自我要求很高的处女座:为人勤勉,一丝不苟,喜欢接触社会,行事采取合理主义,对人体贴入微,富于批判精神,容易成为锋利的评论家,有浓厚的道德观念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生命的日程  

2008-07-28 18:56:43|  分类: 毕业廿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7月24日,朋友们在九三五(前卫大街3号)食品加工基地野餐,子臣和建民来电话约好哈尔滨的5名同学一起去长春参加毕业20年的同学会。25日下午到达母校,一进校门,迎面的欢迎84级同学的红色条幅让我们感动,20年,这是生命日程中的一站,人生的一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众美女给孙老师签名

    我被安排在留学生公寓317房间,没有休息,换好衣服就独自一人走入校园,感谢母校,除了二舍(20年前我住在这里的305房间)、图书馆和福利楼已经拆建,其他纪录我成长的地方还保留着,数学楼(现在是综合教学楼)、三楼半、一舍、三舍、中文系楼(现在是出版社,我们曾20人一屋住在这里),甚至入学时留影的自由大路校门旁的宣传栏还在。阿峰和我还记得那时的一些通告的内容。

    校园的格局没有变化,这让我感到陌生的熟悉,在图书馆原址上重建了新的图书馆,门前成仿吾的坐像和影壁墙式的人工瀑布已没有了,生物系原址上也新建了教学楼,外语系楼后足球场的位置正在兴建大型的建筑,看结构很像深圳图书馆,估计是体育馆或是游泳馆这样的大型公共空间吧!福利楼已被新的食堂代替,人工湖上的小铁桥已换作石桥,连接福利楼和湖边的城门似的建筑已拆掉,当年福利楼的地下室用作储存入冬的蔬菜,我们还参加了搬运大白菜的劳动,有一次好像是拍摄侵华日军731细菌部队的片子,地下室被用作外景监狱,还征集扮演“马路他”的群众演员。校园北面老虎公园(现在的动植物园)当年是免费开放的,课余时间我们是这里的常客,王欣大姐还提起那时她用很高级的相机为我拍摄的逆光艺术照,军训时我们也是在这里的草丛中练习瞄准。
    二舍是我们最先入住的宿舍,门前的平房里有一间小食堂,当时我很疑惑,为什么那些学生有这个特权,后来才知那是回民学生食堂。我们的食堂就在宿舍的地下室,开饭前,通往地下室的楼梯站满了学生,一开门就蜂拥而入,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怕,一旦发生踩踏,后果很严重,记得一次,我的饭盆在门口被挤掉了,如果低头去捡,有被踩死的危险,索性一脚把饭盆踢进去很远,跑进食堂再拾起来。
    25日晚上的联欢会被浓浓的叙旧氛围笼罩着,一进门,阿峰就给了我五年前一样的拥抱。无法来的同学发来了书面的贺词,当阿鹏播放他编辑的老照片时,我看到了20年前生命日程中的自己,我要感谢阿鹏,因为如果由别人来编辑这部片子,自己的影像就不会这么多次地出现在眼前,当背景音乐“再回首”响起,我不由自主地站起来,泪水流满了我的脸颊!我匆匆走出去,在外边控制住了我的感情。
    夏荣静晚到了,当她进屋走向我的时候,说到:“组长,我向你报到”。我想她是深情地回忆过我们一起去新立城的日子,后来孟繁林出示了他保留的签了我们名字的3张团小组名单时,我们找到了新立城的新证据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大学同桌王凤兰在给同学讲思念课

    当让我猜一位女同学的名字的时候,我知道她是我的大学同桌,但就是喊不出名字。她从日本回来,清瘦,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这些年互无消息,26日上午我们按照读书时的座位回到当年的图四教室,从我们俩开始,上讲台讲述自己的故事,孙晓红让我摘掉眼镜,以便看清我眼角的泪水。我的同桌说经常嗓子痛,就拿给我一粒糖,自己含了一粒,之后我们就静静地听完其他同学的感言。午饭的时候,我们俩面对面坐在食堂饭桌前,才互相问了问各自的近况,吃完,她用日式的语调说到:“你的桌子怎么弄得很脏,像小孩子”,我才注意到她桌面上的干净!午后我们回屋休息,她悄悄地走了。大家很后悔,如果知道她走,我也不会去午睡。27日在净月潭野餐时,才知道她从日本给我们带来了糕点。我们竟然没有想到给她一个纪念的物品!来不及等待,来不及沉醉,来不及感慨,来不及回味,也来不及互道珍重!不知这一别,何时才能再相逢!
    26日下午我们一起重游南湖,晚上我们和老师欢聚,原系主任付孝佐老师、陶玉老师、毕强老师、杨舒老师和孙长江老师。我还保存着几封老师的书信,付老师是书法家,他的手书自然是财富,陶玉老师信中曾说过对我在毕业联欢上的演唱留有印象,杨舒老师是大连实习的带队老师,毕业时我和孙老师交换照片的情景还历历在目。
    27日游览净月潭之前,我们参观了新校区,在大厅,我们急切地寻找着课表上老师的名字,在会议室,同学们在老师的背心上签上了名字,然后哈尔滨、沈阳、吉林、北京四地的同学“申办”了下次同学会的举办地,经过陈述和辩论,哈尔滨获得了举办权。这是最开心的一刻,大家用这种形式,寄托了对明天的美好向往,我们要健康快乐地活着,为了下一次的聚会!
    在日程上,27日晚安排了告别晚宴,但大家都没有参加,午后,从净月潭就匆匆返程,我扛着录像机,向每位从镜头前走过的同学轻声道别:“哈尔滨再见!”在上车的霎那间,大家还是控制不住,相拥而泣。晚上6点左右我回到了哈尔滨,今早走进校园的时候,惊奇地看到学校主楼上悬挂着“热烈欢迎84级同学返校”的红幅标语!我想,在我生命的日程里,注定离不开在这两个城市之间的彷徨!


    当年的专业教学楼


    去教学楼的小路绿荫丛丛



    当年入学时的校门,门卫室和宣传栏还在


    当年的秋千场地


    校园人工湖的今日荷花


    当年福利楼已盖成新食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